yourdesperatebrainandUtopia

什么能从我们身上脱落

我们都让它化作尘埃。

祭叶芝/木心


蔚蓝终于拜占庭航向绸缪你卸尽诗章,

余亦识众星如仪罗盘在握嗟夫圣城覆灭,

迟来者半世飘流所遇紫霭沉沉中途岛呵。

预言吗我能,你预言荣耀降临必在二度,

除非眉额积血的独生子换了新父,我预言。

恺撒海伦米开朗基罗都曾长脚迈过来的么,

平素拒事体系的我盈盈自限于悲喜交集,

竟然伸攀信仰,翡翠怀疑指环蔓卷的手。

吁,形亸貌衰心绽智扬,夜阑记忆大明,

圣苏菲亚殿堂未启柏拉图院门未掩,那时,

啼唱啼唱那株金打银造的树上璀璀璨璨,

那只人工的鸟闪烁其辞就是一样的我。

评论
热度(9)
©yourdesperatebrainandUtopia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