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ourdesperatebrainandUtopia

什么能从我们身上脱落

我们都让它化作尘埃。

禁闭、石墙、缝起翅膀的鸟雀
沉默那端是百年前的巴士底狱
这端是我
是黑压压的谷堆
失了嘴巴我还有眼鼻耳
一片脆弱的前额,和骨骼
它们安心等待吻等待子弹等待折碎那一刻
此身磨折却坚信
玫瑰是美的
若荒莠生遍无可怜悯
自让它去吧
野草可与玫瑰一同定义无碍

评论(2)
热度(1)
©yourdesperatebrainandUtopia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