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ourdesperatebrainandUtopia

什么能从我们身上脱落

我们都让它化作尘埃。

-

我想念明月照过的深溪

我想念夏日傍晚的倦风

我想念衔着冬青的伯劳鸟

我想念窗口的玻璃瓶,旧的

我想念开得很好的红山茶 贴地爬行的金鱼草

我想念篝火旁 帷帐外的手风琴声

它在讲一个冬日沉眠的童话 一匹温柔白马

还有拉手风琴人

发须皆白 醉意熏熏

他告诉我他曾经涉过明月下的深溪

站在傍晚的倦风里接受鸟喙上的果实

他还在窗口旧玻璃瓶里插上一支白雏菊

他怀里有红山茶、金鱼草 以及我未曾聆听过的七十八年时光

我所有的思念在我的眼睛里死去

在他的歌声中复活 喃喃低吟的歌 累世者的歌

“今夜没有群星,你要归往何处?”

我要归往你面前的火苗 一个醒着的、醉了的梦



-

缢死我所有的声音吧

我的眼珠愿乘鸟背飞翔而去

大海 高山 抑或其他绝望的巨人

他们都不说话

也不像从梦里醒来

(哪里像我呢?)



-

未亡者紧阖的眼睑

和她胸前的太阳 

喑喑无语西沉

衣衫褴褛 可她是智者 

像吃一个金苹果那样 吞吃一个太阳

评论(2)
热度(3)
©yourdesperatebrainandUtopia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