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ourdesperatebrainandUtopia

什么能从我们身上脱落

我们都让它化作尘埃。

手脚架顾名思义是我的手脚

血管里张灯结彩 夜夜欢歌达明晨

马路春热

巨厦发寒蜷缩

半只手臂痉挛横亘城乡公交线


天空存在于冰

鱼虫存在于翼龙心脏

铁鸟无眼无喙无爪  而能飞

你管它叫鸟?

评论
热度(1)
©yourdesperatebrainandUtopia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