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ourdesperatebrainandUtopia

什么能从我们身上脱落

我们都让它化作尘埃。

晚风中归家的人穿过长长街道

蝉仍是那么叫着

路灯绕成掌纹的三条线

城镇疲惫而低伏

(也许这是它最不僵硬的时刻?)

评论
热度(3)
©yourdesperatebrainandUtopia | Powered by LOFTER